信云 遇龙

大概会写一个系列
白龙信×小男孩云
文笔粗糙 谢谢喜欢

*
    “小孩?小孩?”
    赵云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。他眨眨眼,湛蓝的眸子水汽氤氲,未干的泪痕湿漉漉地挂在眼角。
    “这呢,回头。”
    他循着声音转过头,只见屋顶的横梁上坐着一个人,白色的长衫垂在空中,随着微风小幅度地摆动。
    他的脸隐没在阴影里,看不清表情。
    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 赵云用胳膊抹了把眼:“没事。”
    “没事你哭什么?”
    “我没哭。”
    “别狡辩了。”那声音似是带上了一丝笑意,“方才你一头冲进来,然后就蹲在角落里一直哭,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。”
    刚才?刚才……这里有人吗?
    赵云一手撑地从地上站起来,被人看见自己哭相这件事让他有些郁闷。他拍拍裤子上的灰,一言不发地往古庙的门口走去。
    “你别不说话啊!生气了?哎不是,你等等!小孩!”
   赵云在门槛前站定,微微偏过头,声音闷闷的,“干嘛?”
    “帮我买壶酒吧。作为交换,我去整整那个让你哭的家伙,如何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赵云扭过头,继续向门口走去。
    “喂喂?!怎么走了?我这是给你赏脸啊!你这小孩怎的如此无礼!你你给我站住!!”
    丝毫不理会那个陌生声音的叫喊,赵云仍自顾自地往前走着。正当他准备迈出门槛时,一个人影突然自头顶跃下,稳稳地立在窄窄的门槛之上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   
    彼时正值黄昏。门外雨声潇潇,雾气弥漫,将那人的身影衬得风姿凛然。离近了看才发现,他有一头不同于常人的银色长发,在脑后高高地束起,颇有几分飒爽不羁的味道。
    那人低下身子,赵云还来不及反应,便感觉有什么东西被一把扣在了自己头上,他被那股力摁得猛地低下了头。
    “外面雨这么大,你也不带个伞什么的,想得病啊?”
    是一顶斗笠。
    赵云抬起头,对上了那人的眼睛。
    “以后想哭就来吧,如果能顺便带上一壶酒就更好了。唉,现在的小孩啊……”
    他有着一张俊逸的面孔,此刻眉眼正无奈地弯着,眼底似有星光流转。

    “……哦。”
  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51 )

© 零点大厅 | Powered by LOFTER